上周我发现北大开了一门质量比较高的公选课,在好朋友子恒的帮助下,终于成功打入北大内部,开启了漫长的蹭课之旅(因为每周只有一节)。第一节课的主讲人是邓锋老师,他在投资圈和IT圈都是非常影响力的人物,算是中国第一批成功的IT创业者,他的分享里也有很多值得我学习和思考的观点,我结合自己的想法整理成文。

邓锋简介

邓锋先生于2005年创立北极光创投,目前主导管理5支美元基金和5支人民币基金,管理资产逾三百亿人民币,他在高科技,新媒体,清洁技术,消费及健康医疗等领域领导投资近两百家企业。邓锋先生直接负责投资及投后管理的部分公司包括:酷我音乐,美团网,百合网,蓝港互动,中文在线,华大基金,APUS,中科创达,宏杉科技,兆易创新等。

在此之前,邓锋先生于1997年发起创立了网屏技术公司(NetScreen),该公司于2001年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后于2004年被瞻博网络(Juniper Networks)以42亿美元收购。邓锋因其杰出的商业成就,获得美国“2002年度企业家”和“2003年度创新人”等荣誉。


核心观点

先说一个有趣的问题,为什么清华北大毕业的杰出企业家不多?像马云和马化腾都是从非常普通的大学毕业的,包括近些年的滴滴CEO程维,今日头条CEO张一鸣都不是清北毕业的。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经过高考选拔出来的这批尖子生,他们虽然解决问题的能力很强,但是发现问题的能力很弱,而商业恰恰最需要的就是发现需求的能力。

新时代经济发展的核心驱动力

我们去创业也不是随便创的,一要看自己的DNA,二要看时代的大趋势,这两者缺一不可。那当下我们可以预见的未来发展趋势是什么?看下图。

可以说这三点都是非常重要的趋势,我逐一解释一下。

科技创新

我们都知道科技浪潮是有周期性的,而这一次大的技术浪潮,可以总结为IOT+大数据+AI

这三个词都不是什么新词了,但是三者是有前后顺序的,之所以把人工智能放在最后一位是因为算法本身并没有什么太大价值。注意,这里不是说技术本身没有价值,而是想强调算法的更迭速度太快,最终都会走向开源,而算法训练模型是需要大量的数据做支撑的,就像我们人学英语,首先得买本单词本吧,单词本上的单词就是数据,没有数据谈AI就是扯淡,现在很多AI公司都是用和公安、政府机构或者其他掌握大量数据的企业合作这种方式来获取核心数据(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

那问题来了,既然得数据者得天下,那也不能老依赖别人的数据吧,可不可以自己收集一些数据呢?答案当然是可以的,这就需要我们开发出更多的物联网应用,像手机、智能手表、汽车、音箱等都是物联网设备,当然,如果可以打造出一款流行的移动APP也是个不错的途径,而且目前来看这个方法似乎是最简单的,就想想看抖音上每天产生多少视频数据吧,还有滴滴的出行数据,都是以TB计算的(1TB=1024GB)。

其实这一波科技创新的浪潮中国是有很大优势的,一是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制造业做基础;二是人才价格低廉,不要看现在码农的工资很高,但和硅谷相比还是相对较低的。

消费升级

2017年消费升级这个词已经被提及无数次了,但我觉得很多人对这个词都理解错了,相比之下雷军的概括是比较准确的:消费升级不是越来越贵,而是同价位能买到更好的商品,消费者愿意花费更高的价格去购买质量更好的商品或者享受更优质的服务。那这里面有什么机会呢?机会就在于如果你能提供给消费者有价值的产品,哪怕价格稍微高一点也可以接受,过去是你东西再好,大家就觉得贵不想买。很典型的例子是iphone手机(高品牌价值+高质量),我记得上中学那会儿,能有一部苹果手机的人都是土豪,但现在呢?大家吃个饭把手机都掏出来放饭桌上,看有多少台是苹果的。

互联网+

这几年好像人人都在谈互联网+,互联网能加的东西真的太多了,要以后做个什么东西是和互联网完全没有关系的,我感觉不太可能。现在出了一个新的名词叫做OMO(Online-Merge-Offline),即线上与线下融合,共享单车、自助售货机、迷你KTV都是很好的例子,这依旧会是一个风口型的创业方向,需求远没有被满足,但能否降低运营成本是关键。

现在大家普遍的观点是移动互联网这波红利已经退去,纯互联网产品已经没有机会了,但很多时候事实就是和判断不符的,谁能想到抖音会在快手、美拍、小咖秀这些产品已经广泛流行的时候异军突起呢?

需要注意的是,互联网并不能改造所有行业,对于像医疗这种关系复杂型的行业,互联网改造的难度会很大,我们目前更多接触到的是消费型互联网。所以不要张口闭口就是“用互联网颠覆XXX”,内行人听到会觉得很好笑。


市场VS技术

如果今天去开一个辩论会,辩题是技术和市场哪个对创业更重要,那估计辩到最后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关键还是看你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如果说你去弄一个自媒体或者去淘宝上开个网店,那当然是不需要任何技术的,这时候起绝对主导性作用的当然是市场。但是如果说你要的是一家高科技公司,那没有技术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更多的矛盾在于,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决定它成败的究竟是技术还是市场。

邓锋老师给出了两个思考的角度:

  • 从技术切入,掌握一个核心的技术,然后根据这个技术开发3款产品,去满足9种需求。
  • 从市场切入,找准一个市场,为这个市场开发出3款展品,背后依靠9种技术。

大家能体会到这两种思考方式的巨大差别了吗?

我们都知道在中国众多的大学里,分布着很多一流的国家重点实验室,那些高大上的科研项目和论文成果分分钟闪瞎你的双眼,但是你听说过今天哪家有名的科技公司是从学校实验室里孵化出来的吗(学校控股企业除外),起码你能叫得上名的那些互联网公司,BAT、滴滴、小米、京东、美团、头条等等,没有一家的起点是这么高的,当然,这里面有一个原因是他们都是ToC的企业,关于ToB和ToC公司的差别我们一会儿再谈。这个现象是偶然吗?显然不是。而且今天还有一件事情是,大量数据和计算资源都掌握在工业界手中,导致大量人才从学院外流。

我先说一个我学到的最重要的观点:在科技领域,没有真正的技术壁垒,这些所谓的核心技术,最后的结果要么开源,要么就是随着人才的流动在行业里迅速普及。前几年我们都说特斯拉好牛逼,但现在中国和特斯拉对标的公司不下10家,为什么?技术开源了嘛,就算没开源,我有钱啊,把核心团队挖过来不就OK了?关于为什么技术要开源,我举个最典型的例子大家就理解了,安卓和IOS,一个开源一个不开源,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全球市场份额现在安卓是IOS的4倍,这就是开源的力量,如果特斯拉不将电动汽车技术开源,整个全球的电动车市场就打不开,但你开源,大家都根据你的标准去做事,一是可以提高整个行业的素质,二是能奠定自己在行业里的领导地位,何乐而不为呢?所以现在经常有新闻报道说XXX公司把技术开源了,这可不是什么情怀,纯粹就是一种商业策略,所以说我相信,未来技术是非常重要的,但它既不会成为你的护城河,更不会成为你前进路上的绊脚石。(这话从一个学CS的人嘴里说出真是不可思议。)

那多数成功的企业是怎么做的呢?马云一直对他的团队说:“刺刀捅进去,就出血。”这就是告诉我们要找准市场需求,这件事情的难度不亚于你去顶会上发表一篇最佳论文,而且多数的市场需求,一开始都不需要用高端的技术去解决。

我上大学以后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事情,经常有人跑过来找我说要做APP,这些同学基本都不是学CS相关专业的,文科专业居多,他们犯了两个错误:第一,市场本身选的不好,要么是别人做过的要么就是伪需求,和技术本身一点关系都没有;第二,我觉得是比较遗憾的,市场选的没错,但是陷入到技术的“圈套”里了。对于第二种我多半会建议先用一种较为简单的方式去验证一下市场,比如弄个公众号或者是拉个群,大不了用第三方工具搭一个小网站,如果验证市场OK,同时还积累了一批初期用户,这个时候再去考虑技术会更好,也更容易找到相关的人才加入,但很多人就是找不到懂技术的人,直接放弃了,其实完全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

而作为理工科的学生,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从技术出发去思考商业问题,这完全是错误的。我看到非常多的学生团队,负责人是搞技术的,觉得自己技术很NB,其他人干的活自己也能干,啥事都掺一脚,结果其他人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感,团队人心涣散,导致项目停滞。

邓锋老师还给出了一些判断市场的方法,写得很清楚我就不过多解释了。

这里还有一个有趣的观点:技术是具有迭代性的,很多过去没法做的事情可能现在就可以做了,比如自动驾驶很早之前就提出来了,随着这些年AI技术的逐渐成熟才陆续有公司出来做这件事


中国当前创业环境如何

目前中国整体的创业环境都是非常友好的,无论人才、资金还是政策,生态环境已经趋于成熟。

由于这两年IPO和中企并购的数量增多,退出渠道多了,导致资本方也很活跃。

中国总体还是一个关系型社会,所以像一些强关系型经济,尤其ToB公司,就没有一家规模很大的,因为有很多灰色地带,中国ToC做得比ToB好也有这个原因。


一个优秀的创始人应该具有什么素质

现在的创始人必须是全能型选手,懂技术、懂产品、懂销售、懂和政府打交代,快速学习能力很重要。

创始人的价值观很重要,第一要有超越财务回报的理想;第二是责任感,因为大家不是因为钱跟着你干,坚持也是源于责任感;第三是胸怀,这样你才能招到更好的人,荣誉给其他人,责任自己担着,钱大家一起赚。

创始人要跑得比公司快,10人的时候能带20人,20人的时候能带100人。

要把思考当做一种习惯,虽然头条现在已经很成功了,但是张一鸣还是会去想当初为什么没有抓住微信这个机会。